Blue Flower

五年制高職重視技能師資培養和國外大學主要靠學術勞動力市場來配置師資不同,改革開放后,我國高校就建立起三級培訓網絡,可以說從一開始,大學教師的培訓就是政府行為。但是,大學教師培訓的現狀,總體來說是國家和學校的積極性高,教師本人的積極性低,“很多老師參加國家的半年提高班培訓,主要是學外語去了”。

高校教師還需要教學業務培訓嗎?一項調查表明,大學教學存在教師和學生雙方的“體驗差”:有73.25%的教師投入時間和精力最多的項是教學;63.29%的教師常在工作一整天后,感到筋疲力盡;46.50%的教師對于某些學生,常有“孺子不可教也”之感。只有37.7%的學生每周會將16小時以上課外時間用在學習上;接近50%的學生認為課程不能激勵其學習;79.4%的學生很少在課外與教師討論課程內容。

五年制高職重視技能師資培養

究其原因,西南交通大學教務處長郝莉認為:在課程教學上,以“教”為中心,教學效率低下,學生停留在淺層次學習;在課程評價上,重點評價教師教得如何,忽視學生學習成果產出;在教學改革上,以“改教”為中心,沒有形成與學生間的良性互動;在質量保障上,機制不健全,重評價輕改進,沒有形成“評價—反饋—改進”的閉環系統,評價結果很少真正應用于課程質量提升。

教師們對教學培訓的不熱情,與一些高校長期存在的重科研輕教學的辦學傾向不無關系。不止一位與會代表告訴記者,僅拿職稱評定來說,很多學??粗氐倪€是高水平論文、國家項目、科研經費等,教學成果獎項少,競爭激烈,含金量與科研成果也有差距。

近年高校的轉型發展,對教師的專業化成長也提出了挑戰。山東一高校教務處長告訴記者,他們是從師范??茖W校升本的高校,學校提出要發展航空特色專業,但缺乏西南交通大學這樣的行業背景,教師專業化發展困難不小。

中心轉移

熟悉大學管理的人,對課堂教學評價的打分表并不陌生。在這張表上,對教學態度、教學內容、教學方式、教學效果都賦予了不同指標。做到了這些就是一堂好課嗎?

打分表對“教學態度”有三項要求——儀表端莊,講課有激情,精神飽滿;教風嚴謹,對學生嚴格要求;教師備課充分,書面教案(講稿)齊備。教師在這幾方面都做得很好了,也未必能將學生引入深度學習。問題出在哪里?西南交大教務處長郝莉認為,過去的教學和評價,都是以教為中心。

如何建立以學為中心的課程質量持續提升機制?西南交大從課程質量框架、評價體系、教學創新體系以及保障機制、平臺建設、支持體系6個方面進行了重新定位。他們認為,現在大型企業用人更加強調溝通能力、跨文化能力、寫作與管理能力等,根據反向設計原則,大學應該由此出發,確定教學目標,組織教學內容,選取教學策略,開展評價與反饋,關注課程中關鍵因素之間的互動關系,由此導向“以學為中心”的教學。

近幾年,西南交大通過“新生研討課”“跨學科”“通識課”等教學環節,探索了何為“以學為中心”的教學。

“新生引導課重在引導,專業不是主要的?!?016年,交通運輸與物流學院教師王坤面向全校大一新生開設了一門名為“智聞物流”的新生研討課,重點關注新生怎樣實現從高中到大學的轉變,實現從被動學習到主動學習的過渡,怎樣在“玩”中完成演講、表達、辯論等能力的鍛煉。王坤說,2014年他到美國學習了一學期,對以學生為中心的理念深有體會。教師也要學會“退出”講臺、“走近”學生,從關注學習結果轉為關注學習的過程,從“長輩”身份轉換為“學長”角色。

體育部教師宋愛玲已有十多年的工作經驗,之前對“跨學科”并沒有什么感覺,2015年參加教師工作坊時,感覺自己內心的激情被瞬間點燃。從此她決定把這份激情帶到課堂,并開始有意識地關注跨學科。她所在團隊開設的課程“運動科技與智慧人生”,就集結了體育、機械、電氣、力學、經管等多個領域的教師。這個教學團隊注重完成兩個方面的目標:學生自主學習與激發團隊精神?!袄砟钷D變了,方法轉變了,成果也就自然顯現了?!彼螑哿嵴f,他們整合資源優勢,陸續申報了不少專利,如最近就在按程序申報智能標槍等專利,真正實現了教學相長、教研相長。